【动态资讯】

创新性思维在动画专业教学中的感性应用

发表时间:2016-07-14 15:11:39    文章来源:    

 

二、创造性思维在动画教学中的应用

    创造性思维,是一种具有开创意义的思维活动,即开拓人类认识新领域、开创人类认识新方法、新概念的思维活动。创造性思维是以感知、记忆、思考、联想、理解等能力为基础,以综合性、探索性和求新性为特征的高级心理活动。

    1、辐射思维训练

    以一个问题为中心,思维路线向四面八方扩散,形成辐射状,找出尽可能多的答案,扩大优化选择的余地。譬如在写动画剧本时,作为学院的剧本课,老师按部就班的讲授写作剧本的要领,然后布置一个具体的作业,最后收作业并点评。其实大多数学生并没有深入的考究剧本,多数人的剧本作业有参考嫌疑。剧本本来是一门最灵活最具想象力的课程,但是实际的教学情况是剧本成为了最没创意的课,也成为水份最大、抄袭最严重的课。这种反衬的现象说明传统的教学方法必须改进,假如我们把辐射思维的方法应用到剧本课程的教学。譬如先设置一个中心问题,以“分手”为例进行分析,老师可以向学生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中心,所有的学生按照自己对“分手”概念的理解写剧本。或许仍然有很大一部分学生初看这个题目就想到了俊男靓女式的校园爱情故事,但是不可否认,有一部分学生奇思异想,他们把“分手”的概念应用到树叶与树的秋别思绪;鸟与巢的眷恋之情;铅笔与橡皮不可思议的唯美故事等等。告诉学生要感悟生活中的每一个物件,感悟人性的每一个侧面,打开思绪,奇思异想,只要我们相信物质世界观,任何的创意都是艺术。

    2、连动思维训练

    由此思彼的思维连动方向有两个:一是纵向,看到一种现象就向纵深思考,探究其产生的原因;二是逆向,发现一种现象,则想到它的反面。连动思维的训练方法最适合应用于造型概念课中,譬如《造型设计》或《场景设计》课,老师在讲授这门课时,总是先讲造型的概念,再讲造型的风格和手法,最后讲不同国度的造型审美。初看这种讲授很有规律性,没有任何异议。但是期末考试时,每个学生提交的造型设计作业雷同现象严重。百分之七十的学生作业临摹日式人物造型,百分之二十的学生临摹美式人物造型,还剩余百分之十的学生毫无概念的涂鸦。其实这门课程在课堂训练时,可以结合连动思维的教学方式,在画室中间设置一个麻袋,麻袋里面是什么?我们无从得知?这种课堂设置本身就是一种思维启发,从课堂的第一分钟就吊足了学生的兴趣。然后老师讲述基本思路,安排每一个学生到教室中间,把手伸入麻袋里摸里面的物件,但是不允许看也不允许说出大约是什么物件。当所有的学生摸完物件后,把学生分为两组,第一组学生纵向思维,探究这个物件产生的上源。第二组学生逆向思维,探究这个物件的反向来源。然后根据自己所属的思维定向,开阔思路将脑中所想跃然纸上。经过这样反复的课堂训练,每个学生的设计思路都开阔了,原来不敢想象的想法都能够通过手中的笔表现出来。

    3、娱乐思维训练

    有人说,国人思维定式严谨,也有人辩称这是大国思维的体现。其实,明了人都知道,国人缺乏娱乐性思维。作为国民教育的实施者,教师给人的固有概念是“正人君子”、“为人师表”、“学富五车”等概念。这就意味着教师身上没有任何的娱乐元素存在,在这样的概念定位下,教师循规蹈矩的上课方式也是必然的。既然夸张性和想象力是动画最明显的特征,我们不妨继续试验《剧本》课,这次的训练重点是娱乐思维。在这种娱乐思维的驱使下,老师要设置一个问题中心,譬如仍然是“分手”的议题,然后安排两位同学到讲台上面,以说相声的方式,现场发挥奇思异想的构建故事结构,互相调侃对方取得笑料。相声是曲艺的一种,用笑话、滑稽问答、说唱等引起观众发笑。我认为相声是中国人思维最活跃的艺术表现形式,这样的艺术形式完全可以适度变通的应用于针对学生的思维训练中。这种训练在嬉笑之间可能引出更多的更具感染力的好创意,而且也能够锻炼学生面对众人的控制力和表现力。我们不缺乏严谨治学,我们缺乏适度娱乐。以适度娱乐的教学方法开阔学生们禁锢的心灵。在中国,师生之间有一种天性的遵从感,适度娱乐式的教学环境,能尽量减少学生对老师的敬畏感,让他们享受平等教学关系的同时,活跃自己的创意思路,不要总是在学海无涯苦作舟的概念中度过,动画需要孩子们率真的天性。

    4、逻辑思维训练

    中国人普遍缺乏逻辑和数学思辨能力。缺乏逻辑和数学思辨能力的民族,就是遍地博士也改变不了低智商的命运。在这个世界上,有这样一个古老的国度,这个国家七成国民是文盲,但其位于世界尖端的IT产业和生物制药业却十分了得这个国家就是印度。

    当中国各地都在热火朝天地招商引资做世界工厂的时候,印度却在那儿悄无声息地为世界生产一流的智慧和大脑。印度的秘密在于,教育首重逻辑,从小到大,没有标准答案的教育方式,更有助于从根本上培养完整的思考能力及逻辑方法。在印度,不论是哪一类型的课程,考试的方式一律都是申论题。非对即错、非此即彼的选择题对于印度学生来说可能是不可思议的。

    《动画概论》是动画专业的专业基础课,它是一门综合性课程,考核方式最适宜以申论方式探讨自己的观点。但是我们通过网络很随意的就可以搜到此课程的考试试卷,其卷面中填空题、选择题、判断题、论述题等题型均有设置。这种考试方式将引导学生死记硬背某些“必要时刻”和“典型事例”,无形之中让学生形成了应对考试的思维定式,即便是论述题也是按照程序式的语法结构,按部就班的罗列思维,而不是真正的抒发自己的理解。在实际的教学活动中,作为教育者我们应该根据课程和专业的特性,尽最大可能的挖掘学生们内心深处的理解,只有这样引导他们的学习思路,才能更好的拓展思维,发掘创意点。

    5、本真思维

    古老的中国神韵,孕育了独特的世情之道,国人似乎并不会直接相信有天然的好心和善意因此,无论你干什么好事,别人也会认为你背后隐藏有坏的动机。有人笑言:一个人跳下河去救人,旁人嘲笑说:那个哥们是想入党了吧”。这就是中国世情的典型表现。近日在郑州的大街上,一位老人因为雪天路滑,晨练时摔倒在大街上,但是一个小时过后依然没人敢于上前搀扶,讯问后得知:路人在等警察到场确定情况后才敢于帮扶这位老人。此种社会世情,怎能不影响到身边的每一位人?中国人独特的中华思维方式,导致了国人之间很难相处。人在内心中处处提防,使人和人之间在心理上树起一道高墙,划出一条鸿沟,拉开一段距离。外国人常常批评中国人虚伪不诚实,爱说大话空话。据说有位美国教授在中国某大学教英语,某天给学生们出了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上这所大学?收来答卷后一看,全班二十多名学生的回答居然完全一致:为社会做贡献”,这位美国教授感到非常不可思议。其实中国人这样的答非所问、口是心非,内心深层的想法也是为了提防别人,说一些别人抓不到把柄的大话空话,提防用心不良之人乘机陷害。这种心理不但导致中国人不信任”:,甚至导致中国人连都不信任。中国人敬拜神的心理,和西方人参加生命保险的心理相似。中国人对神的态度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就是说:如果神不存在,相信了也没有害处;但是如果神真的存在,我们不敬或怠慢了神的话,就可能会引起神的生气和报复。到庙里烧香磕头的中国人,大致都抱着这种保平安的生命保险心理,虔诚信任神的人很少,中国是一个缺乏本真思维的民族。中国世情所形成的固有概念,就像一个万能的“护身符”,这是中国动画学生们最难突破的一道心理屏障。【1】

    这种社会世情是千年遗传的产物,教育者很难承担扭转乾坤般的巨任。但是我们可以以教育者的身份以身正事,以自然之心观感身边的每一个物件。我们总在感叹《风之谷》的人性之美,试想中国的编剧们敢于把《风之谷》般的主题搬上荧幕吗?第一,中国编剧们的心中不会有如此的自然心境;第二,他们担心这样的主题不符合国人的口味,从而担心市场回报。那么,国人需要什么样的影视主题呢?很简单,他们喜欢《甄嬛传》、《美人心计》、《贞观之歌》等有关人心内斗的主题,因为观众们想从中“受益匪浅”。

    本真思维没有程序式的训练方法,我们只能通过潜移默化般的言传身教,鼓励学生们说真话,抛弃用艺术形式表现他们内心真实的想法。

三、创造性思维动画教学的意义

    来自芬兰的年轻人创造了“愤怒的小鸟”,这只愤怒的小鸟为我们带来了快乐和童趣,也为我们带来了深刻的反思。在国人的思维中,小鸟根本不是用来启发创造思路的主角,它们是用来猎杀、卖钱和用来吃的,在他们的精神世界里,怎么可能有“愤怒的小鸟”呢?而只会有“挣扎的小鸟”、“出售的小鸟”和“喷香的小鸟”。人的本体是“无罪”的,有所区别的是我们引以为傲充满中华思维的大脑。换言之,大脑亦是本体的一部分,它何“罪”之有?

    莫言实现了中国人诺贝尔奖的梦想,但是我们深知“诺贝尔文学奖”所体现的国家科技实力其实很微弱。近几年国内多地出现了不满现行教育,自办学堂,让孩子在自家学习的现象。“在家上学”也成为一个教育新话题,家长们有的选择亲自在家教育自己的孩子,有的则把孩子送到自己信任的私塾或者学堂。在应试教育巨大的压力面前,家长们用实际行动对现行学校教育模式进行的无声反抗,摸索一条能够保护孩子们天性的教育之路。

    中国经济转型需要教育的转型,需要培养兴趣丰富、人格完整、头脑健全的通识公民、思辨型公民。一个人失去逻辑思辨能力,就失去独立思考和创新的灵魂;一个国家和民族失去逻辑思辨能力,这整个国家和民族就失去独立思考和创新的灵魂。如鲁迅中国人只有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2】作为教育者,我们严重呼吁:开放思维,变通教育方法,打破“严谨”和“固有”,让看似不可能的想象力获得更多的赞扬,让学生们保持快乐学习和本真心态,希望中国的教育体系中能飞出一只“愤怒的小鸟”。

 

参考文献:

[1]林思云:“国人应该改变生活方式”,《独角兽咨询》, http://q.sohu.com/forum/7/topic/23876101.

[2]童大焕:“国人思维的缺陷”,《中国经营网》,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110917/091910496772.shtml.

 

作者简介:

姓名:李宪广

职称:讲师

单位:郑州成功财经学院艺术系

地址:郑州市巩义市紫荆路136号  

邮编451200  

电话15617883316  

邮箱:2030392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