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资讯】

“万氏卡通”的文化产业探索

发表时间:2017-09-06 16:43:09    文章来源:    

“万氏卡通”的文化产业探索

李保传 杭州师范大学


动漫,作为一个名词已是屡见不鲜,作为一个行业也是妇孺皆知。尤其是近十多年来,动漫产业作为文化创意产业的“抓手”,更是遍地开花,蓬勃发展。有人说,动漫产业是近十年来的事,此话不假,但这只是从当前的概念意义上总结出的结论,如若从动画、漫画的历史成因以及市场生存的角度来分析的话,可以说早期的中国动漫在初创之初曾走过了一条浅尝辄止的文化产业探索之路。而这条路,依然要从“万氏卡通”开始。

民国时期,“万氏卡通”是一个美誉度比较高的一个文化品牌,指的是以万籁鸣为首的万氏兄弟们以美术为原点进行的一系列的艺术尝试,如漫画插图、广告设计、产品造型、雕塑制作、美术摄影、动画制作、图书出版、舞台布景、电影美工等等,而这些业务整体统一在“万氏卡通”这一品牌架构之中,在内容上与今天的“文化创意产业”保持一致。然而,在“艺多不压身”、“多个手艺多个饭碗”的时代,“万氏卡通”只能说是在当时“工艺美术”地范围内做出的朴素的产业探索,只是这个“产业意识”没有象今天这样明晰罢了。


1、兴办工艺美术

前面章节中提到,在二三十年代,万籁鸣首先是一名漫画家,其次才是一名动画家。之所以这样评述,是为了客观地辨析这个时期他在动画领域的贡献和影响。但要是从万籁鸣所从事的艺术领域来归类他是“XX家”的话,那只能说他是个杂家,就像我们今天研究张光宇一样,把他归类于哪一个门类领域都是不全面的,最后干脆称之为“大美术家”了事。张光宇如此,叶浅予如此,万籁鸣也是如此!

综观同一时期功成名就的艺术大师,他们都有着相同的特点和从业经历,毕竟大家都是生活在同样的文化空间和社会环境下,面对西方文化技术的涌入,惟有如饥似渴的汲取不同文化艺术的精髓并加以实践创新。初来上海工作的万籁鸣更是如入多元文化的汪洋,在商务印书馆工作的同时兼任《良友》画报社的编辑,业余时间则经常参加社会上的各种美术团体活动,见识多广,大开眼界,专业上相应的受到很好的锻炼和提高。其次,籍着商务印书馆和《良友》画报的便利条件,使得他有条件看到各类国外的美术刊物资料,外加上海这个特殊环境,五花八门的新奇艺术门类都会影响着他们的创造力。分析与万籁鸣同时期的艺术家,不难发现,他们都有着大同小异的的艺术经历。绘制布景、漫画插图、广告设计、美术绘制无一不做,无有不精。

6-2、台灯造型设计,万籁鸣设计作品

二十年代,德国“包豪斯”的成立标志着现代设计的诞生,对世界现代设计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包豪斯宣言中建筑家、雕刻家和画家们,我们都应该转向应用艺术……”,这一艺术理念在二三十年代的旧中国,同样有着与世界同步的体现,值得学界重视的是,以张光宇、叶浅予、万籁鸣等为首的艺术家们在西方现代设计的影响下,结合东方艺术形式创新性地提出了“工艺美术”地概念,为了践行和推广这一艺术样式,1929年11月,万籁鸣与邵洵美、祁佛青、钟滉、张光宇、张振宇等人集资创办“工艺美术社”。其目的正如他们在广告中所写:为求生活之艺术化,并适合现代前进的需要起见”、 “熔中西古今之美术于一炉”。

6-3、万籁鸣、张光宇等创办“工艺美术合作社”启示稿,原载《上海漫画》

19376月,张光宇搜集整理了一批西方现代设计作品,在自己创办的中国美术刊行社出版了《近代工艺美术》一书,内容涉及建筑、家具、图案、室内空间、摄影、雕塑等专业方向,是中国近代设计最早的专业图书,尤其是张光宇、叶浅予等人的设计作品,展示了80年前中国现代设计的原貌。张光宇在该书的序言中,比较贴切的阐述了这一时期的艺术观念。

要提倡正真平和的生存环境,当灌输正真的平和的学术文化于各国家各民族里为先提,当以近代学术界所唱道的东西文化移植观念及近代艺术趋向于一种明快简捷的意思为近代人性格的表露;至尤其切实于物质生存的艺术的供献为“近代工艺美术”的发达,及近代工艺美术的含蕴,实有种种的原因,这一层我们应当切实地要调查近代人与近代国家民族的性质的存在。

不必说的,近代人当然致不满于古代人的了,当然说:他是厌恶过去,满足现在,我的意思是说:还不是这样,我的意思是要一直的不满足现在,要一直的有新的企求方合称得近代人正真的性格。试想一个人一旦有了满足的心念,就立刻会有保守性生长的机会,所以近代人不应予现代人以罅隙,不予以片刻的休息的鞭策;绝端的向新奇的企求方面进攻才对啊。

近代工艺美术的含蕴,便是开掘新奇的途经,也就是说一直的在无满足于现在的进攻的路上走吧。

 

6-4、服装设计,万籁鸣设计作品,1928年

研究中国近代艺术设计,发展当今的设计艺术,工艺美术是一个重要的起始源头,但在今天的学界,这段历史包括参与奠基的一代设计先驱,却被悄然的丢弃了,时空穿越,回顾张光宇、万籁鸣、叶浅予、张正宇等艺术家们的创造经历,应该能感受到这不是为“设计”而“设计”的一代人,他们赋予产品的是在现实生活中为“实用”而开掘新奇、不满足现状的性格流露。



6-5、木偶剧《阿丽思的梦》,虞哲光编导,万籁鸣画造型

6-6、木偶剧《阿丽思的梦》演出照两帧

6-7、木偶剧《阿丽思的梦》的宣传单,万籁鸣、万古蟾担任顾问


2、塑造卡通明星

20世纪初,随着各大书局刊印时事插图、新闻故事、滑稽图画等内容的同时,还促进产生了另外一种绘画艺术形式——连环图画。由于“连环图画”系列版本在封面设计上强调了"男女老幼,娱乐大众"的商业属性,使的连环图画得到了迅速发展。

从漫画发展的轨迹来看,连环图画的产生对漫画艺术的影响是不容忽视的。早期的漫画多以单幅出现,如从沈伯尘、马星驰等人的作品。随着连画图画的大量涌现,敏锐的漫画家借鉴了连环图画的叙事手法,逐渐形成了四格漫画或多幅漫画的连续表现形式。连环漫画在报刊上一经发表,即刻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成为老少咸宜、喜闻乐见的通俗化大众读物,在中国近现代漫画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位置。

6-8、连环漫画《陆小姐》,万籁鸣创作的卡通人物 (原载《良友》1932年7月第67期)

目前可考的的连环漫画作为漫画中独立品种的出现始于1928。漫画界骨干人物鲁少飞和叶浅予正式开始连环漫画的探索,并结合社会现实虚拟塑造了我国最早的本土漫画人物形象,并拉开了动漫明星登上历史舞台的大幕。首先是1928年1月1日鲁少飞在《申报》副刊先后发表长篇漫画《改造博士》、《陶哥儿》等,同年4月21日,叶浅予在《上海漫画》第一期上开始连载长篇连环漫画《王先生》,该作品因触及社会深层次问题而一炮打响,与其后期创作的姊妹篇《小陈留京外史》一起,连续延续了达十年之久。在其影响下,至20世纪30年代,中国漫画界一下子涌现出了多个具有典型的、社会影响力的漫画人物。如万籁鸣的“陆小姐”、万古蟾的“笑面猴”、张乐平的“三毛”、黄尧的“牛鼻子”、高龙生的“阿斗”、梁白波的“蜜蜂小姐”、以及江毓祺的“小黑炭”等。著名漫画家严折西曾于1935年创作了一幅《漫画界全体明星大会串》的漫画作品,比较真实的地记录了当时的卡通明星的盛况。

6-9、漫画界全体明星大会串,严折西作,1935年

   一般认为,漫画明星集体出现于1935年,“牛鼻子”、“三毛”、“蜜蜂小姐”、“阿斗”都是在这一年陆续问世,在时间上,万籁鸣的“陆小姐” 创作于1932年,虽然比“王先生”要晚,但比黄尧的“牛鼻子”、张乐平的“三毛”、梁白波的“蜜蜂小姐”、万古蟾的“笑面猴”和高龙生的“阿斗”都要早两年多的时间,“陆小姐”是继“改造博士”、“ 王先生和小陈”之后的卡通明星,最初发表在《良友》画报上。这一系列的连环漫画表现的是发生在上海富裕市民阶层中的一些生活笑料,画中的主要人物陆小姐和李先生胸无大志,庸庸碌碌,喜欢追逐一些流行事物。李先生追求陆小姐,自作多情,自吹自擂,喜欢耍小聪明,结果总是弄巧成拙,颜面扫尽,讽刺了那些不学无术、投机取巧的市侩行为。

6-10、署名万氏四兄弟的连环漫画《笑面猴》,原载《漫画生活》1935年8月20日

是什么原因促使万籁鸣要创造出“陆小姐”这样的漫画人物,现已无从考证,而万古蟾在创造“笑面猴”时,署名多以万氏四兄弟的名义发表,因此在学界往往把“笑面猴”说成是万籁鸣的作品有之。

1932年到1935年,从“陆小姐”到“笑面猴”等众多漫画人物的同时出现,从中孕含了漫画人物的历史成因。同在漫画界活跃的黄尧和万籁鸣是私交甚好的朋友,黄尧创作“牛鼻子”的时间大约是1935年5月,笑面猴大约是在同年8月份。“牛鼻子”系列漫画出版以后,万氏兄弟非常欣赏牛鼻子质朴简单的形象,便结合黄尧的创作意图专门撰文《剖析牛鼻子》文章,专门介绍“牛鼻子”漫画的技法诀窍。黄尧先生在《牛鼻子三讲》一文中曾牛鼻子创作缘起:因其不满于外国列强对我国的鲸吞蚕食,侮辱中国人东亚病夫”不绝于耳!更何况在旧中国的30年代,民族危机空前之际,租界内洋货泛滥,米老鼠、唐老鸭、大力水手等舶来品充斥市场。黄尧作为一名爱国文人,在任《新闻报》编辑期间,深感 “洋动漫明星”的文化入侵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于是,就有了创造出一个“本土”的卡通明星形象的想法,希望能与洋明星对抗一搏,以壮民族之威。鉴于此,“牛鼻子”应运而生。

6-11、万籁鸣与黄尧等漫画界的合影,万籁鸣(左下)

通过黄尧创作漫画人物的意图,侧面可以反映出同期其它漫画人物出现的社会属性。1937616日,黄尧将“牛鼻子”形象以商标的形式在内政部注册(注册号为8716),万氏兄弟对此曾这样评价“他想在实用工艺开辟出一条途径,把那些专到中国来骗钱的东西抵制出去。同时,制造出许多许多东西,舶到外国去,去卖给外国人,赚外国人的钱回来才是!”由此可以推测,万氏兄弟创造“陆小姐”和“笑面猴”的动机多少与与“牛鼻子”有着相同的一面。


6-12、解剖《牛鼻子》,万氏四兄弟合述

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从艺术发生学的角度来看,正是由于西方洋卡通的入侵与中国本土漫画创作的繁荣,为30年代中国漫画明星的集体出现创造了条件,使其成熟、发展。从大的环境来说,30年代的漫画明星也并非只是在本土的人生舞台上或歌或泣,挥洒自己,而是在国际大舞台上与外来漫画明星同台竞技,尽管其中有对抗,但也有相互的影响与交流,直接的,间接地延续着历史的文化空间。

成教化,助人伦。塑造卡通明星形象,赋予其特殊时代使命,漫画明星作为漫画文化的一个缩影,在特定历史时期皆代表了特定的某一群体。时至今日,我们谈及卡通明星的话题,所能枚列并津津乐道的仍然是孙悟空、哪吒、葫芦兄弟、黑猫警长等等!然而放眼今天所塑造的诸明星角色,似乎难以复制1930年代的卡通明星的活跃氛围,更难说是一竞高下。遗憾的是,这些卡通明星随着时局的动荡,创作者的家境变迁,逐渐地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

 

3、创办漫画杂志

20世纪三十年代,上海的文化艺术活动异常活跃,文学、戏剧、电影、美术等各类报刊杂志如雨后春笋般涌出,这个时期的标志是刊物多、作者多、作品多、专集多,以至于有了“杂志年”之称。而在众多的刊物中,以漫画类刊物尤为突出,创刊数量也最多,因此这一时期也被称为“杂文和漫画时代”。据统计,从1934至1937年短短的三年间,仅漫画刊物就先后出版二十余种,这样的盛况即使在在今天的上海也是罕见的。

6-13《现象》杂志第3期,19352月,现象图书刊行社出版。《现象》杂志是万籁鸣涉足漫画出版业的开始,也是万氏卡通对外宣传的主要窗口,本刊封面人物摄影由万氏照相馆特摄。19354月,万籁鸣在《现象》的基础上创刊《现象漫画》。

刊物名称

主编

出版时间

出版期数

出版者

时代漫画

鲁少飞

1934.9-1937.6

39期

上海时代图书公司

漫画生活

黄士英、黄鼎

1934.9-1935.9

13期

上海美术生活杂志社

群众漫画

曹聚仁、江毓祺

1935.2

1期

上海群众漫画社

漫画生活

金有成、俞象贤

1934.9-1935.9

13期

美术生活杂志社

漫画漫画

蔡若虹、庄启东

1935.4-1935.7

4期

上海漫画漫画社

电影漫画

顾逢昌、朱金楼

1935.4-1935.7

6期

电影漫画出版社

现象漫画

万籁鸣、薛萍

1935.4-1935.5

2

上海现象漫画社

中国漫画

朱金楼

1935.8-1937.6

14期

上海中国漫画社

独立漫画

张光宇

1935.9-1937.6

9期

上海独立出版社

漫画和生活

张谔、黄士英

1935.11-1936.2

4期

上海大众文化出版社

漫画界

王敦庆

1936.4-1936.12

8期

上海漫画建设社

生活漫画

刘永福、黄士英

1936.4-1936.6

3期

上海生活漫画社

上海漫画

张光宇

1936.5-1937.6

13期

上海独立出版社

漫画之友

王敦庆

1937.3-1937.5

4期

上海漫画之友社

牛头漫画

黄尧

1937.7

1

牛头漫画社

泼克

叶浅予

1937.3

1期

上海泼克社

图表:1934-1937年间在上海刊行的漫画杂志列表

查阅相关漫画文献发现,上列杂志中常有万籁鸣的漫画发表其中,有的杂志中甚至有多幅作品出现。1934年《现象》画报创刊后,万籁鸣的作品时常全幅出现在第一页中,《现象》画报社也正是看中了万籁鸣的高产创作和作品内容之精,便于1935年4月16日在《现象》画报的基础上成立了一本新的漫画杂志——《现象漫画》,万籁鸣、薛萍担任主编。遗憾的是,《现象漫画》仅出版了两期便宣告关闭,在社会影响上没有《时代漫画》等杂志的影响大,但在一个动荡的时代,它和其他杂志一起已成燎原之势,“使漫画运动大步踏入黄金时代(黄茅《漫画艺术讲话》)

6-14、万籁鸣等创办的漫画杂志《现象漫画》创刊号,现象图书刊行社,1935年

6-15、万籁鸣漫画:女人与金钱,原载《现象漫画》第二页,1935年4月

6-16、万籁鸣漫画:前途的障碍,原载《现象漫画》封二,1935年4月

在《现象漫画》中,刊登了多幅描写两性私情的“情色”漫画,其中包含两幅万籁鸣的人体绘画,而这种描绘女人胸部和大腿的“情色”漫画在上世纪三十年代中期的漫画刊物上曾一度风行,与今天的时尚画报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丰乳肥臀,言辞轻佻,表现的极其夸张而赤裸。欣赏这一时期的漫画,“情色”漫画不失为一大特点,几乎大多数的漫画家对这一题材都有所染指。关于这个现象,后期的漫画界曾对此提出批评意见,甚至有人把《时代漫画》定义成为“黄色”、“色情”的刊物。

在艺术风格上,万籁鸣对人体的描绘也是较多的一位画家,这与他业余参加各类美术团体有关,尤其是在创办 “人体艺术研究会”社团期间,更是创造了难以数计的人体作品。多数作品最终发表在不同的漫画杂志上。同样是人体的描绘,但万籁鸣的人体绘画更多的是在艺术表现形式和表现手段方面的探索,如装饰性、夸张性的人体表现出的是人类的那种压抑、悲怆、欢快、唯美等等的不同心理情感;剪纸、雕塑类的绘制手段在不同材质的表现方面做出了积极的艺术尝试,这种人体的描写带给观者的往往是另一种感受,而不是那种“轻佻”或“挑逗”性的观感。

 “灵魂是抗日的,而那些无聊的东西则为维持其生命”。这是30年代《中国漫画》杂志的主编朱金楼对这一现象做出的评价。的确,那些严肃的、色情的、幽默的等等各种类型的漫画,在这个时期都是满足社会市民各阶层读者群所需要的,如果不能满足占大多数的小市民的八卦口味,不能拥有广大的读者群,象《时代漫画》这样的一个以大众为平台的杂志,又怎么能连续三年站住市场呢?尤其在十里洋场的大上海!

 

4、开发动画产业

万氏兄弟第一次试拍动画是受商务印书馆委托制作广告动画片《舒振东华文打字机》,随后又相继制作了《益利汽水》、《味精》等两部广告动画片,从“工艺美术”的角度来说,动画的“工艺”本身就承载着市场用途的商业属性,预示了动画的发展终究要走产业之路。

万氏兄弟的卡通制作很快引起了社会关注,万氏兄弟也不失时机的以商务印书馆为大本营,面向社会,承接来自各行各业的动画制作业务。

6-17、“万氏美术摄影室”在报纸杂志上刊发的广告

随着动画技术的不断成熟,“万氏卡通”也日渐被社会各阶层所认可,万氏兄弟也因“卡通画家”这一标签而生命远播,在品牌建设上无疑使他们的业务范围有所扩大。30年代,万氏兄弟曾开办了一家“万氏美术照相馆”,在杂志上刊登广告时,也不忘标注“卡通画家万氏兄弟创办”的字样。


6-18、商务印书馆代摄代制各种活动影片,这是万氏卡通最早的宣传广告,万籁鸣画

1941年,动画长片《铁扇公主》的摄制成功使万籁鸣、万古蟾兄弟二人的社会地位得到前所未有的提高,出品方新华联合影业公司更是对万氏兄弟的要求给予最大的满足。万籁鸣结合自己的 “业务”范围,考虑将其他门类的艺术形式与动画电影结合,开发相关的电影衍生产品。在影片同期上映期间,万籁鸣兄弟二人不仅首创了一套“铁扇公主”影片人物“手办”模型一套(“手办”是现代人的叫法),还面向社会推出了“铁扇公主模型着色竞赛”活动,在产业形式上走出了探索性的一步。


6-19、《铁扇公主》电影宣传单(1940年代)

图6-20、《铁扇公主》在影院上映时的营销设计,1941年

6-21、万籁鸣、万古蟾兄弟在为《铁扇公主》的人偶上色



图6-22、《铁扇公主》在动画衍生品方面进行相应的开发

事实上,给卡通人物制作手办模型,并非始自影片《铁扇公主》。在本章节中曾提到万氏兄弟与漫画家黄尧之间的友谊甚是密切,《时代漫画》第29期(1936820日版)中的摄影风格的漫画《恋爱进行曲》就是由黄尧设计、万氏兄弟摄影的合作作品,今天看来不失为一部比较有特色的“偶动画”。 

6-23、恋爱进行曲,黄尧设计,万氏特摄,原载《时代漫画》

6-24、黄尧与牛鼻子模型(万涤寰摄)

1936年前后,万氏兄弟就曾与黄尧协商,想要把“牛鼻子”拍成木偶动画片,待主角“牛鼻子”的模型及相关准备工作完毕时抗战爆发,与相关抗日内容之故事片亦被限制,更何谈万氏兄弟与黄尧的《牛鼻子》卡通之类。试想如果当年两人合作成功,牛鼻子也许是中国动画史上的第一部木偶片,牛鼻子的立体造型设计,可算是我国最早的根据动漫形象开发设计的“公仔形象罢。

动画是电影艺术中的一种,但它不完全属于电影。随着有声动画的问世,动画在其它领域中的应用成为了万氏兄弟的产业思考,1935年7月,万氏兄弟四人合署在《现象》画报上发表了一篇名为“谈电影卡通之技术效能及有声卡通摄制之困”的文章,他们在文中明确提出了动画可以“灌溉儿童教育;标明卫生教育;利用于识字运动;党的宣传和新生活运动;制作各科学理上的活动标本”等用途。而这些理论观点成型于80年前,其观点与我们今天的“大动漫”不谋而合。

“万氏卡通”的产业链只能说是零星的开发,这是受限于当时的市场应用所导致的结果。三十年代中期,万氏兄弟、黄尧等一代人都曾奢想过自己的产业蓝图,做过一些有探索意义的市场开发,但在产业环境不成熟的情况下,这些可行性构想最终只能成为了一个“梦想”。

6-25、黄尧与万氏卡通拟拍摄卡通电影《牛鼻子》,图为该影片的木偶造型


5、万氏美术照相(从万籁鸣照相馆到洛阳)

在万氏兄弟的艺术生活中,“万氏美术照相馆”是万氏家族唯一的经济实体,它不仅配合了万氏兄弟的艺术创作之需,还在抗战期间维持留在上海的万氏家族的经济补给做出重要的贡献。

6-26、牛鼻子为“万氏摄影室”作宣传代言,1936年

图6-27、标注着“上海万氏美术照相”字样的老照片

1932年1月28日淞沪战争爆发,日军和十九路军双方争夺的焦点是闸北地区及连接淞沪的火车站,炮火十分猛烈,所有居民不论贫富都朝着租界涌去。万氏兄弟一家十几口人就住在宝山路不远的地方,一些民房已经在炮火中坍塌,而万籁鸣所在的商务印书馆总厂和东方图书馆已经毁于炮火,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万氏兄弟们拖家带口,仓促逃离闸北,在租界中的霞飞路的一个牛奶棚对面临时安了个家。直到193255日《淞沪停战协定》签订后才返回闸北,原来天通庵路的家已经被炸毁,除了抢救出来一台合成机外,其他的动画资料全部化为灰烬,荡然无存

以后,我与兄弟们先后在法租界租到了房子,与过去不同的是兄弟们都有了自己的家室。各自有家室的拖累,经过日军的破坏,重整家业已属不易,更无力恢复动画片的制作,只好继续向各影片公司游说,等待时机。(万古蟾《我的自述》)

自商务印书馆被炸以后,万籁鸣曾受公司“照顾”调去北京的商务分厂工作(这个“照顾”是因为其他数千职工已被辞退),不久重返回上海。此时的万氏兄弟失业在家,身上不名一文,为了一家老小的生计问题,大家聚在一起,凑了一小笔钱,在霞飞路514号开了一家“万氏照相馆”,当时的具体地址为淮海中路雁荡路口,和合坊东面隔壁,商务印书馆对面。万古蟾之子万百五先生回忆说:“为照顾失业的六叔,也为了维持生活,兄弟四人在淮海路上开办了照相馆,起初在一个药店的二楼,后来租下邻旁一套房子的一到三层楼,建成了一度在旧上海颇有名气的万氏照相馆’”。事实上,在淞沪会战前后,万氏兄弟基本上都呈失业状态,直到年底万氏兄弟才有机会入职联华影业公司,重新了开始动画片的制作。万氏照相馆主要交由万涤寰打理。开业之初,万籁鸣则施展为顾客剪影作为赠送的营销手段以招揽生意万涤寰负责摄影,万超尘管理店务、万古蟾主持对外冲晒。

6-23、影星袁美云,万籁鸣照相馆摄影,1942年

万氏照相馆最初取名“万氏摄影室”,之后简称 “万氏”、“万氏摄影”。1939年,万籁鸣、古蟾兄弟回沪后,万氏摄影室又在福煦路408号(现在的延安中路)开了一家“万籁鸣照相馆”。1941年10月出版的《铁扇公主特刊》中,曾专门提到“万氏兄弟在上海有两家照相馆,一是以‘万籁鸣照相馆’为名,一是享誉已久的‘万氏’”的说法,可见“万籁鸣照相馆”的成立时间是在1940-1941年之间。

在广告宣传方面,凡在万氏照相馆拍摄的照片都会用凸版钢印在相片底部盖上注有“万籁鸣照相馆”、“万氏美术摄影”等印样,这也是借助万籁鸣的社会影响,把名人效应拓展到产品营销方面的先例之一。

                    

6-24民国时期的人体艺术杂志健美与艺术4期(革新号)1936

1935年,万籁鸣借助与《现象》画报杂志社合作的机会,适时将摄影艺术与画报结合,推出了《现象》画报杂志社的第二种刊物——《健美与艺术》。在这份画报中,刊登了大量的人像摄影以及国内外人体摄影作品,万籁鸣、万涤寰亲自担任该画报的执笔和摄影。从1934至1937年,是“万氏美术摄影”最辉煌的一段时间,国内文化名人、社会政要,甚至普通百姓,都会选择到万氏拍照留念。社会各地喜欢摄影的人也慕名而来,跟随“万氏”学习摄影技术,后期比较著名的如顾友敏、朱天明等。

顾友敏(1904.1.13-1988.2.13),江苏苏州人,中国摄影家协会上海分会会员、上海市老年摄影学会会员、原明星影片公司摄制冲印技师。十六岁时来上海学艺度生,逐步掌握了素描、调色、照相着色、底片冲洗、修底、英语、影片剪接等技术知识,而后投身早期的电影事业。分别在“火烧红莲寺”“武松大闹狮子楼”等无声片中担任角色和摄制工作。1930年后,先后在“电通”“明星”影片公司摄制科工作,曾参与万籁鸣早期卡通片《大闹天宫》的制作,可惜该片最终报残。抗战期间以照相着色为生,主要为“万氏照相馆”、“万象照相馆”、“良友照相馆”代客着色,以微薄的收入维持清苦的生活,总得以保持历史清白,直至祖国解放。 

6-26、万籁鸣(朱天民摄)

朱天民1917-2010),中国浙江海宁1936年奔赴上海,曾担任万氏照相馆摄影师。1941年创办了上海万象照相馆。的主要作品有《老画家张聿光》、《艺术大师刘海粟》、《动画片艺术家万籁鸣》等。
    抗战爆发以后,万籁鸣、万古蟾和万超尘离开上海,辗转内地,万涤寰则留在了上海,经营万氏美术照相馆,同时也是为了照顾留在上海的万氏家人。动画史上万氏四兄弟”变成了“万氏三兄弟

6-27、万氏摄影:谈瑛的表情,1935年

6-28、万氏摄影影集:陈云裳照相本,万涤寰摄,1939年

新中国成立后,就在万氏三兄弟先后进入上海电影制片厂美术片组重拾动画制作之际,万涤寰却带领着“万氏照相馆”离开上海,赴内地支持洛阳建设。据相关材料介绍,一五”期间,国家进行大规模经济建设,洛阳是重点建设的城市之一,在全国的156个重点建设项目中,有7个安排在洛阳,而这7个项目的建设场地,多数选在了地旷人稀的涧西区1954年8月,河南省省委下发《河南省支援洛阳工业基本建设方案》,把支援洛阳基本建设作为全省最重要的任务之一,动员全国各方面力量全力支援洛阳的工业建设。除了动员上海、广州一批私营商户和国有商业企业职工来洛外,还调入一批专家、工程技术人员等。

1956年8月,万涤寰率“万氏照相馆”职员季镜心与大新酒楼、上海理发店的人一起乘火车来到洛阳。大家原以为洛阳是九朝古都、应该是一座比较不错新型工业城市,待大家到达洛阳火车站(如今的洛阳东车站)下车时才发现与想象的截然不同。马路不平,电灯不明,电话不灵,许多人当场就哭了起来”,季镜心的爱人林静回忆时说。季镜心林静夫妇是当时千千万万援洛大军中的一员季镜心一直在位于老城的万氏照相馆工作,之后,妻子林静也曾来到万氏照相馆担任会计工作。

6-29、晚年时期的万涤寰

提起万涤寰,在今天的动画界知之甚少。在网络上搜索“万涤寰”,找到的多是关于其他几位哥哥们的讯息,因为资料稀少的缘故,在学界出现了一些模棱两可的资讯,尤其是在谈动画“言必称万氏”的简单理解下,把早期的所有动画片都机械的署名“万氏四兄弟” 者大有人在,例如,把《铁扇公主》的创作者说成是“万氏四兄弟”者有之。

   万涤寰是1924年前后中学毕业到达上海的,与万超尘一起在上海大学学习绘画,其中一位老师正是他们的哥哥万古蟾。在这里,万涤寰和万超尘一起加入了共青团,取名万钧,超尘为万青。1926年《大闹画室》绘制完成后,万涤寰和万古蟾进长城画片公司工作,这也是万涤寰正式工作的开始。在此后的数年间,万涤寰一直跟随哥哥们在不同的影片公司拍摄动画片,直到“万氏照相馆”成立,万涤寰一直过着“海漂”的日子。

1956年,“万氏美术照相馆”为相应国家号召,由“私营”转成“国营”,为洛阳的建设发展做出了自己的贡献。1970年前后,“万氏照相馆”更名人民照相馆(具体更名时间待考)。万涤寰在洛阳生活了近30年,退休后回到老家南京20002月去世。一代动画先驱、摄影大师就这样飘然而去,在动画领域留下一个模糊的名字。

6-30、出自洛阳万氏照相馆的摄影

不可否认,以万籁鸣为首的万氏兄弟凭借“美术”这一绘画手段涉足到广告、影像、出版等领域,在中国近代美术史上写下了属于自己的一页,其中,一定还有许许多多的精彩画面有待于进一步发掘,但随着史料研究的浮现,万氏兄弟及其同时期的艺术家们的艺术创造呈现给我们的却是另一番富有活力的时尚景象。而这一辉煌景象却是在时局动荡的夹缝中产生的!如若与当下的文化产业发展联系起来进行比较的话,也许大家会问:为什么会这样?   

写到这里,想起张光宇在《近代工艺美术》一书中的序言,写出的是当时的语境,或许也是他们想要找寻的答案:

物质与生存的演进,一天厉害过一天,正是因为人类要生存而改变物质以求生存的立场,恰铸成近世纪以来凭籍物质的改进而谋生存的竞争两种性质的不同;而这两种不同的性质是无休止地潜伏在人们心里,也无休止地在引动世界前进,算是一种原动力的力量。

我们既认定了物质与生存演进的关系,更不能不一察人生欲求之巅峰之超宇宙一切森罗万象的权威者便是“艺术”!艺术,我们认为永远追随人间也永远隔离现实!或者说:艺术不为宇宙间一切束缚所束缚,从精神的力量去注射到灵与爱的另一个世界里的一种帷幕也是对的。由此我们便可以知道人类企求生存不单单凭籍物质的改进,还得要有艺术的修养的情心,总得称有完美的人生的观念,就够我们尽量的追逐,尽量的探求;世界也就不感到寂寞,人生也有不尽的希冀;启示人类以只能前进不能后退的理解,更启示人类以个个都得从颓唐枯寂中去识拔出生命的真谛所在!

……。